欢迎登陆天津机关党建网
当前浏览:首页>党风廉政

不作为有哪些红杠杠?

从第二落到第十会怎么样?会被免职。

天津是全国第二座开通地铁的城市,到2017年其轨道交通里程排到全国第十。9月1日,天津市委决定免去天津轨道交通集团公司董事长苗玉刚、总经理刘玉琦的职务。原因明确指出是“主动作为意识不够”“与其他城市相比,地铁建设规模和发展速度均有明显差距”。

今年上半年,因为不担当不作为在天津被问责的干部有1404人;在杭州被问责的有362人……

这些案例,划出了哪些红杠杠呢?

时间、时间、时间,重要事说三遍

党政机关各种公务行为通常都有一个规定时间。从各地不作为、乱作为通报的典型案例来看,在认定和处理中,超过规定时间还没有完成是一个重要的指标。天津市宁河区市场监管局北淮淀镇食安办主任张明胜被认定为不作为被处分,就是因为在给食品店、公司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时,比规定时限延后近半年之久。

像办证、编撰重要工具书、修建某项工程这种业务工作,也许是出于对意外情况的考虑,超过规定时间半年通常是一个坎。如果是党政机关事务性工作,这个时间坎就短得多了,通常是几天,甚至可能精确到分钟。

去年山西大同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局长张渊启,副局长王立坚、沈忠祥等人就被问责过。当地市政府去年9月4日下发文件,要求该局稽查分局局长翟茂盛带组,赴浑源县和大同县检查,9月8日报结果。

结果9月4日11:23,该局从OA系统收到通知,下午16:04,办公室主任提出拟办意见,第二天8:27副局长阅示。一般来说,机关文件强调不过夜。大同质监局到这里已经算慢的了,但没想到接下来更慢。过了2天,也就是7日17:20张渊启才批示。结果就是本该8日完成的工作,直到12日翟茂盛才拿到文件,知道市政府此项工作安排,致使相关工作延误。

处理问题切莫减弱、减少处理方式

作为更多强调的是工作中的担当作风和精神,不能失之于软。很多被认定为不作为的,就是遇到问题的时候,不敢逗硬,减弱或者减轻处理方式,比如本来应该汇报的没有汇报,本来应该制止的只是口头通知等等。

浙江仙居县路政管理大队一副中队长赵毅被认定不作为属于此类。一公司在没有办理审批手续、没有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情况下,违章建设,侵占公路红线控制区。他呢,只对违法建筑口头制止,没有按照规定责令停建,导致该公司违法建筑顺利完工。

有些呢只是书面上逗硬了,但是不管结果,也会被认定为不作为。

江西大余县城建局监察大队对违建处理也是如此。大队长发现了正在建设的违建,现场口头通知了,也下发《停工通知书》及《责令停止违法(章)行为通知书》,但后面就不管了,导致违建成为事实,拆也不是,不拆也不是。

选择性解释也可能被问责

不作为中有一种比较隐蔽,就是故意通过设置不必要的程序,拖延时间。比如河南渑池县的城市休闲文化雕塑项目去年获得100万元的引导资金,该项目公司到县财政局咨询。相关负责人就选择性解读上级文件,以各种理由推诿,导致该笔资金长期滞留在渑池县财政局账户。直到今年7月当地县纪委监委调查,才将专项资金拨付至项目单位。

这种设置程序并不一定是乱作为,更多是相关机构不敢担当,规避单位或者个人的风险,以便在出了问题时能够将责任推脱出去。湖南常德市房管局在办理房屋交易和不动产登记时,就设置亲属关系证明,并要求在监管银行开卡;在二手房交易环节增设出具《房屋交易确认单》程序等等,借此来规避风险。

大部分不作为是把关、监督不严

不作为由于是一种工作状态,一般比较难界定,但把关或者监督不严则不一样,这类不作为有具体的结果,通过倒退可以认定工作不作为。所以,这类也是被认定和处理的不作为案例也是最多的。

这些结果简单来说,就是不该过的过了,或者说该过的没过。比如山东聊城莘县扶贫办的石慧,在上报“雨露计划”扶持对象工作中,将不符合条件的13人纳入上报范围,就被给予党内警告处分;青岛城阳区残联副理事长刘新岐,在现场考核验收某企业残疾人就业扶贫基地项目时,对该企业虚报残疾人安置信息等问题,应发现而未发现,致使该企业违规领取残疾人就业扶贫基地补贴款,被党内警告处分。

从各地通报的典型案例来看,审核、验收、审批、专项整治等掌握关键权力的,也是出事的高风险工作环节。

有些党员干部在这些环节实在是大意得让人难以置信。湖北保康宋某将自己建筑许可证上的3层350平方米私自涂改为6层850平方米。没想到这个材料交到当地房管局办证时,房管局工作人员居然未对涂改证件按规定处理,就签了一个同意。事后相关责任人均被党纪处理。

政策用得不够也可能被处分

由于怕出错、怕被问责,有些基层党员干部宁愿少做事。这就导致很多国家优惠政策下来后,落不到底。这也被各地普遍认定为不作为现象。

比如山西广灵县为了加大脱贫攻坚金融力度,在邮储银行广灵支行开设了风险金补偿专户,注入风险补偿金500万元。按照补偿金管理规定,这500万可以“放大倍数为8倍以上”发放贷款,也就是说可以发放至少4000万。但到2017年8月23日,邮储银行广灵支行仅发放扶贫贷款63笔共310万元,社会反响强烈。最终该行行长王凯卫被认定为不作为,受到降职处分,并调离邮储银行广灵支行。

问题一而再、再而三不解决、不整改

对一些比较难解决的问题,一些党政机关习惯用“拖”字诀来解决,把问题拖过自己的任期、拖成历史遗留问题,最后就拖成了老大难问题。这当然是一种比较典型的不作为,此前处理比较少,但从各地通报的典型案例来看,现在这些工作方式要小心了。

天津市平达置业咨询有限公司所属6间地下室失控失管就是如此。这6间地下室虽然是这家国企所有,但是早在10多年前就被时任公司的负责人租出去了,租金还存到他个人账户。李子年于2016年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后,可能觉得怎么处理都比较麻烦,就一直拖着。今年5月,李子年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不好处理,但事情来了,总得给上级扯回销吧。天津市宝坻区新安镇在某“散乱污”企业没有得到彻底治理的情况下,在整治进度花名册中将该企业填报为已完成治理企业,并逐级上报至区环保局。最终被督查组发现,党委书记被党内警告。

辽宁省庄河市编办、庄河市检察院胆子更大。在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中,编造庄河市检察院转隶部门机构编制调整的虚假文件,从检察长、编办主任到具体负责人受到撤职到警告等不同的处分。 

 

 

 

 

 

 


访问量:2861072

中共天津市委市级机关工作委员会主办 天津市天房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技术支持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湖北路14号 邮编:300042

投稿邮箱:tjjgdj@163.com

津ICP备14003364号-1

大兴四个之风
不忘初始绽芳华